您所在的位置是: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您所在的位置是: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姐姐》票房破三亿,结局惹争议,张子枫的眼

发布时间:2021-09-18 19:56    浏览次数 :

《姐姐》票房破三亿,结局惹争议,张子枫的眼泪成清明档爆款密码

  “它本可以是《何以为家》,但它选择了《以家人之名》。”清明档头号票房种子选手《我的姐姐》正在遭遇一场口碑争议。

  

  而争议的核心正是影片的大结局,有评论认为,这是对现实案例的魔改。影片的豆瓣评分,也从开分的7.7升到7.9又降至7.3。

  

  就在这片争议声中,影片票房继续一路高歌猛进,上映第三天票房单日轻松破亿,累计票房已经突破3亿。

  

  争议或许是现实类题材爆款的宿命,从影片的三位核心女性主创:导演殷若昕、编剧游晓颖和主演张子枫选择这个女性亲情现实题材开始,就注定在激发观众强烈的共鸣和情绪共振的同时,遭遇争议,永远不会有一个现实题材电影的结局,让所有人都满意。因为没有一种现实,能让所有人都满意。

  但影片也正因为这种勇敢而珍贵,并凭借现实和亲情题材创造的巨大共情,成为这个小片扎堆的清明档最大的黑马,甚至从上映第一天开始,就一举超越了投资两亿美元的好莱坞大片《哥斯拉》,而本片的预算仅为数千万,网传的所谓张子枫片酬已经平齐天王刘德华,当然并非事实。

  为影片剃平头,学四川话,首次挑战完整成人角色的张子枫,显然正是影片成为爆款的关键密码,“著名国产电影捧场学者”胡歌激动地评论说,“看到越来越多新生代的天才演员 他们是中国影视行业未来的希望”,上一次令胡老师如此激动的表演,还是易烊千玺的《送你一朵小红花》。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哭湿的口罩和争议齐飞之间,张子枫《我的姐姐》到底能为国产亲情题材,拿下多少票房,5亿,8亿,还是10亿?

  而更关键的问题或许是:被评价每一滴眼泪都恰到好处的张子枫,在已经成为00花票房扛把子之后,还将拥有怎样的未来?

  那些给《我的姐姐》打一星的观众,到底在质疑什么?

  可以说从主创决定拍摄这部电影开始,结局就必然面临争议。

  因为整部电影,围绕的就是"姐姐"的一个两难选择:失去父母的姐姐是去北京追求个人梦想还是留下来抚养年幼弟弟?

  

  影片从一开始就摆出了姐姐安然面临的各种困境和不公对待:被父亲嫌弃、寄宿在姑姑家、被表弟霸凌当沙包打、被后来瘫痪掉的姑父偷看洗澡,而她凭自己的努力搏出一个希望,又被家人改掉了志愿......

  主创把各种不如意都放在了这个倔强的小姑娘身上。可以说整部电影就像一根不断拉紧的弦,电影的结局,既是释放所有的压力,也是对于这种女性困境的回应。

  所以影片结局注定很难讨好所有人,而事实证明,在姐姐最后到底是选择追逐梦想还是把弟弟送养到新的家庭之间观众还各执一词的情况下,一些观众已经怒刷一星。

  有些观众将姐姐在签协议时的犹豫以及最后带走弟弟的情节理解为姐姐最终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并由此认为《我的姐姐》还是离不开烂俗的用爱解决一切的大结局,甚至还有人说《我的姐姐》其实就是现实版的《姐道》。

  还有一种声音认为编剧借鉴了2013年8月的天涯热帖《父母去世后,我把两岁的弟弟抱养了出去》,因此是对现实的魔改。

  豆瓣目前的最高赞长评是《作为一个姐姐,我为什么讨厌这部电影?》,文末直指“这种揭人伤疤之后又不痛不痒的用爱发电的电影,我希望将来都别拍了!”

  电影就是用来讨论的,我赞同所有评论者发表自己的观点,但我也绝对不赞同以上观点。

  首先要说明的是:电影明明就是开放式结局,到底凭什么一口咬定姐姐把弟弟送人了呢?

  

  从结局看,安然最后抱着弟弟大哭,但并没有描述她的选择。可以理解成安然最后把弟弟带回了家,也可以理解成弟弟还是被收养了,姐姐拒绝签的是不见面协议,甚至可以理解为弟弟被舅舅收养了,所以电影最后一幕姐姐抱着弟弟哭。

  评论者因为自己倾向于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结局,就说电影的结局是《姐道》,问题是主创从路演就开始说影片是开放式结局啊,评论者为什么不听呢?

  电影明明是把开放式结局和思考都留给了观众,评论者是怎么看出一个主创自己都没这么想的自我牺牲大结局的呢?

  其次是说姐姐圣母,结局是用爱发电。我就更不同意了,是不是让姐姐铁石心肠才好呢?

  

  电影中弟弟笨拙却充满爱意的举动,一点点融化了安然。当所有人让她留下弟弟时,她拼命挣脱;当弟弟说不要她了,希望她“走”,去追逐自己的梦想时,她却犹豫了。

  有些观众由此说女主在后半段呈现出“牺牲”抑或“寻找自我”两端模糊不定,又说电影用爱粉饰太平,质疑现实用爱和可爱的孩子煽情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吗?

  可是电影本来就不是用来解决现实困境的呀?电影要的是故事逻辑自洽。

  《我的姐姐》逻辑是自洽的吗?我觉得没问题。

  一个从出生到成长缺失关爱和温暖的姐姐,从年幼的弟弟身上找到了被爱的感觉。而一旦人感受到爱,就真正建立起了羁绊。

  

  无论姐姐最后怎么选择,这种情节走向,都是对的,因为这才是中国式亲情的现实,所谓羁绊,就是痛苦且温暖。

  这么拍有什么问题?

  最后的质疑也是我最不能同意的,就是有观众直指应该放弃开放式结局,让安然走掉,因为这才是他们理想中的大结局。

  不好意思,这可能是当年天涯热帖中的大结局,但绝对不是电影中最理想的大结局。

  先要搞清楚,姐姐为什么接受了弟弟,是因为用爱解决一切吗?不是的啊,是因为她真正走出了父母带给她的困境。

  她父母曾经抛弃她,嫌弃她,带给她心灵创伤,不是因为弟弟这个人,而是因为陈旧的观念。

  如果她选择抛下弟弟,看似独立潇洒,但她真的就从此走出阴影了吗?也未必吧。

  好的电影,从来不是代替观众去做出选择,而是把选择权交给观众。

  这个世界上有人选择成全自己,有人选择为爱的人牺牲自己,只要忠于自己的选择,就都是对的。

  但没有一种选择是绝对正确的。更不要把任何一个结局强加给别人。因为没有谁有权为谁选择命运。

  

  或许正因为如此,主创才留下一个开放式结局,最终愿意做出怎样选择的人,看到的就是怎样的结局。

  所以我恰恰觉得,这个开放式结局才是最高级也最温暖的。

  也是因为安然从一个性别的受害者,活出了女性的主动姿态,完成了与过往的和解,这部电影才真正具有力量,才深深地引起了观众的共鸣。

  

  这有什么不好呢?

  如果按照豆瓣热评第一的作者说的,你觉得《我的姐姐》不好,这种温柔克制的现实题材电影都不要拍了,以后中国电影可能就真的没什么现实题材电影可以看了。

  大家一起去看《哥斯拉》,开心不?

  遭遇口碑争议后,《我的姐姐》能拿下多少亿?

  下一个问题是,争议的口碑会对《我的姐姐》票房带来怎样的影响?答案是,口碑争议的确已经基本上阻断了影片的票房10亿+之路。

  此前,截至4月4日09时40分,2021清明档电影票房约达3.7亿元,刷新清明档单日票房影史最高纪录。目前票房前三影片为:《我的姐姐》,《哥斯拉大战金刚》,《西游记之再世妖王》。可以说《我的姐姐》替国产片撑起了清明档。

  从历年数据来看,2017-2019年间,清明档的票房规模分别为5.94亿元、6.87亿元和6.92亿元,在这个相对冷门的档期,通常进口片更有优势。近三年档期票房冠军为《金刚:骷髅岛》《头号玩家》和《反贪风暴4》,仅仅有一次是古校长对好莱坞超英大片完成了逆袭。

  而从目前票房排片走势来看,《我的姐姐》在口碑争议下,依然有可能击败《哥斯拉大战金刚》赢得清明档票冠宝座。

  

  一旦如此,《我的姐姐》也有可能打破清明档的票房纪录,成为历年来清明档票房最高的国产片,同时进一步打破好莱坞大片对于清明档的垄断,并且还能为中小成本影片,探索出一条新路。

  本质上看,《我的姐姐》的卖座,其实是延续了《我不是药神》、《少年的你》创造的现实题材爆款路径,又融入了《你好,李焕英》这类亲情元素。

  如果影片大获成功,就可能为国产现实题材影片,探索出一条新的爆款路径,从资本逻辑看,今后这类电影就会更多。

  

  但由于影片遭遇的口碑争议,已经让一部分准备买票的观众产生了犹豫,尤其是现实版《姐道》的说法,可能令一部分看完影片并不会真的这么想的观众,看到负面评论就放弃入场了,这一切最终造成的结果,就是影片将大概率止步于于5亿以内,难以在进一步出圈中完成10亿量级的票房突破了。

  我个人认为,这是巨大的遗憾。

  张子枫的未来,可不止00花票房扛把子

  但即使如此,张子枫依然凭这部影片同时完成了两项个人加冕:一是和文淇并列成为00后演技扛把子,当然,这一点她早就做到了,接下来只是补齐奖项。

  二是一举成为00花的票房扛把子。

  演技方面无需怀疑,张子枫接下来一定会进入刷奖模式,至少能拿到各大主要奖项的最佳女主角提名。

  其实整部电影的主要演员全都表现出色,尤其是饰演姑妈的大美人朱媛媛,绝对奉献出了最佳女配级别的演出。

  

  那场安然在医院跟姑妈说“姑妈你是个好人,但是不一定照顾好孩子,我小时候在你家一样被表哥当沙袋,被姑父看洗澡”之后,姑妈边哭边锤昏迷的老公的戏,堪称演技示范。

  

  饰演不成器舅舅的肖央也继续保持高水准,已经基本坐实了实力派的位置。

  但在与这么多演技派的对戏中,张子枫从头到尾一点没露怯。戏中几场情感对碰高潮戏都是她和朱媛媛的碰撞中营造的。

  整部电影,我都被张子枫的眼神吸引,也能深深感受到角色那种挥之不去的孤独,证明角色完成度很好。

  几场重头戏她也都表现出色,无论是在客厅看着爸妈的遗照终于让伤痛决堤,还是最后去摸弟弟的眉毛,都是高度成熟的演出,难怪令胡歌大加赞赏,国民姐姐实在是太厉害了。

  

  现在大家都说2021年几乎堪称“张子枫之年”,从春节档已上映的《唐人街探案3》“思诺”,《我的姐姐》,到已经定档于五一档的《秘密访客》,及七夕档的《盛夏未来》,还未定档的《中国医生》,横跨悬疑、爱情、亲情、主旋律等多种类型,既有头部爆款,也有中小体量制作。

  而在《我的姐姐》之后,四月中旬还将迎来《姐姐》同一个导演的处女作、同样由张子枫主演的《再见,少年》。

  但在未来这些影片上映前,张子枫实际上就已经成为了00花票房扛把子。

  张子枫被称为00后四小花旦之一。但和四大中生一样,“四小花旦”具体说法常有出入,此前关晓彤、欧阳娜娜、文淇、张子枫合体登上2019年封面后,被称为四小花旦,

  

  但在2019年经由中国电影频道评选的演技派新生代四小花旦中,登顶的是:张雪迎,关晓彤,文淇,张子枫。

  无论这份名单怎么变,业界和观众基本都认为,已然拿下影后提名、斩获最佳女配的文淇将是张子枫在电影圈未来最强的竞争对手。

  

  但即使是文淇,目前也没有任何一部独立扛起来的电影,票房达到5亿+,其他几位小花当然也没有。

  换言之,无论个人累计票房还是扛大梁电影的“硬”票房上,张子枫都是一马当先。

  但这还远不是张子枫真正的未来。

  “00后小花”迅速成长的背后,对应的是“85花旦”的飞升困境以及“90花”在电影界的基本断层。随着“流量+IP”模式的过气,杨颖、杨幂、刘诗诗、唐嫣、倪妮、刘亦菲等,都正在遭遇一场转型硬仗,从近作看,只有杨幂的《刺杀小说家》激起较大水花。

  90后花中以周冬雨在电影领域一家独大,杨紫演技出众且扛起收视,但在电影界建树还不多,其他演技受质疑的90花现实而言就更难有机会.

  

  而其他人没有机会,反过来也就是说:张子枫有的是机会。

  

  但所有演技小花都是浪潮中的一朵浪花,张子枫的未来,既是中国电影新生代未来的一部分,归本到底,也还是取决于中国电影的未来,能够有多少重故事,重现实,编剧演员各方面都不拉胯的好电影。

  而《我的姐姐》遭遇的所有激流与暗礁,终会成为中国电影历史的一部分,站在历史的肩膀上,张子枫,终将和王圣迪们创造出新的属于她们的未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休闲零食